主页 > 游戏攻略 > 天地劫神魔至尊传结局(超详细终章剧情分享)

天地劫神魔至尊传结局(超详细终章剧情分享)

来源: https://www.jinshigame.com标签: 时间: 2021年08月31日 15:48:35

天地有气如泉涌,万劫不复我独行。本文是战棋游戏《天地劫:神魔至尊传》的剧情攻略。

战棋游戏《天地劫:神魔至尊传》·终章:破蚩尤殷封定终身

01 重回天玄门

--泰山·忘剑峰--

“嗯,果然不愧是东岳泰山,山景壮丽奇秀之处,较嵩山更有另一分风味。……殷大哥?你怎么了?”月儿见我在一旁发呆,不禁问道。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我当日由此下山时的情景,忽然感触良深罢了…… ”

我望着远方,想起了当日被师父逐出师门,我正是在此地茫然失措,也忆起了下山后与月儿命中注定的邂逅——这一系列的事情遭遇,竟与我二人的身世牵连如此之深。真是……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天注定。

月儿继续好奇地追问道:

战棋游戏《天地劫:神魔至尊传》·终章:破蚩尤殷封定终身

我笑了笑,回头望着她道:“其实也没什么……记得当日与师妹告别之后,独自站在崖时那不知何去何从的茫然。而此刻旧地重游,昔日的茫然无措已不复存,却多了一分世事难料的感慨。如果当日我没有被破门下山,我就不会有机会遇见你,更不会遇到这样的经历。其实认真想想,我被逐出师门一事,或许是福非祸也说不定。”

月儿听了我的心声,便微笑着向我伸出手道:“所以说,一切冥冥中自有注定,有缘千里来相会,看来这句话果真不假呢。”

“是啊。如果有缘的话……”我正欲接住她的手,却不料远处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大师兄?是大师兄吗?”

我俩慌忙收回手去,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群人从山上急奔而下,为首一人身着白衣,正是我的小师妹应灵华。我连忙迎道:“……小师妹?”

在我们互相跑到对方跟前后,小师妹立刻转身对后面的一众师弟喝到:“大家还不快行迎接掌门师兄之礼!”

众师弟立马与小师妹一起半跪在地对我喝道:“拜见掌门师兄!”

我被这阵势搞得稀里糊涂,但师妹一身白衣的装扮与让我心中大骇,连忙问道:“……拜见掌门?!这是怎么一回事?……等等,小师妹,你为何一身缟素?难道师父他……”

灵儿眼中带泪,对我解释道:“爹自那天从磐天岭回来后就一病不起,药石罔效,半个月之前就去世了。他在病中一直念着大师兄,说他不但当年对不起你爹,也对不起一直恭谨奉师的你。爹很后悔当初将大师兄逐出师门一事,在临终前一再交代我,一定要把大师兄找回来继任掌门之位,不然他在地下也不会安心…… ”

我连忙扶起小师妹,忍住心中的悲哀与即将流出的泪水对她说道:

战棋游戏《天地劫:神魔至尊传》·终章:破蚩尤殷封定终身

小师妹见我愁眉不展,立马抹干了自己的眼泪,微笑着对我说:“大师兄,连我在内的所有师兄弟们都一致认为,大师兄才是接任本派掌门的最佳人选,虽然继任大典还得择日举行,但大伙心里都已经把大师兄当成本派的新掌门了。大师兄,为了爹的遗命,为了本派将来的兴衰,请您一定要回来……”

灵儿还是如以前一样,特别会照顾我的心情。

我俩都由师父含辛茹苦地养大成人,师父对我虽然严厉有加,但在武艺的教导上从来都是倾囊相授,而灵儿她也一直都待我如同亲兄长。

所以无论是于情还是于理,我都不能推辞已故师父的遗命,我便道:“……我明白了。小师妹,既是师父的遗命,我接任掌门一职便是。只是我年轻识浅,行事亦缺周详,实不足以担当掌门大任,今后种种,还请你和师弟们多多帮我出点主意。”

灵儿望着我身旁的月儿,俏皮地笑道:“嘻嘻,这我倒一点都不担心,因为迟早会有封姐姐这个绝顶聪明的贤内助,帮大师兄您料理好大小事情,咱们只要专心练武就行了。”

月儿听后,自顾自地埋下头去,和我一样脸变得通红。我则慌张地对灵儿摆手否定道:“哪……哪有……小师妹,你不要乱说……”

“!!!……”怎料身旁的月儿却突然往后退了两步,对我抱拳道:“殷大哥,恭喜你继任天玄门掌门,了却了这一桩未完的心愿。我就送你到这里,咱们就此别过了。”

我还未来得及回过神来,月儿就转身对小师妹告别道:“灵华妹子,我先告辞了,咱们后会有期啦!”说罢也不等小师妹回应,便朝着山下跑去……

“等等,月儿……呃,封姑娘,我.我……”

我还没理清思路,月儿早都跑得没影了。我望着灵儿一脸茫然:“我……月儿她……到底怎么了?我说错些什么了吗?”

一旁的灵儿已经乐得不行了,笑道:“大师兄,你可真是个傻木头呢!封姐姐八成只是怪你急著否认她对你的一番心意。而师兄你若现在不赶紧把封姐姐追回来的话,要是让封姐姐真的生起气来,单独回到了四象门,师兄可就很难再请得动封姐姐了。”

这……长期的相处已经让我忘记了她最初才与我相遇时别扭的性格了……

幸得灵儿提醒,我才恍然大悟,忙道:“原来如此,我……我这就去追月儿,小师妹,你和师弟们就先回去吧。”说罢便一溜烟地去追月儿了,身后还传来了灵儿的声音:“大师兄放心,我会准备一桌酒席好好帮你们洗尘的!”


02 天之颠地之崖

山上的积雪开始逐渐融化,迎春花也在四处绽放开来。距离我们与蚩尤大战已过了数年,我与月儿携手从忘剑峰回到了磐天岭。揽月阁前,早已是群花争艳,美不胜收。我与月儿一起赏花谈心,却也不免回忆起了那次凶险至极的决战。

那时,在紫枫姑娘的带领下,我们从灵阙池来到了一处名为“千魂之窟”的冰川。

战棋游戏《天地劫:神魔至尊传》·终章:破蚩尤殷封定终身

燕小妹子走在队伍的最前端,对附近的奇景不免感到十分好奇。

紫枫姑娘为大伙儿解释道:“从千魂之窟再往下走,咱们会越来越接近玄海之底——九地之渊,在至寒的冻凛寒气之下,沿途一路都是这种冰封的冻原。还好有混元宝塔的混元罡气保护,我们的真元才不至为寒气所侵。”

难怪即使寒冷如此,我们一行人亦可靠着真气护体不被冻伤。但一向豪迈的上官大哥此时却哆哆嗦嗦地问道:“好姑娘,咱们得从这冰崖下去吗?俺对高的地方有点……”

看着与他平日斗志昂扬的形象反差如此之大的上官大哥,紫枫姑娘忍不住地遮住嘴笑道:“呵呵,咱们若不往下走,怎么到得了玄海之底?还好这冰川中冻有一只妖龙的枯骨,咱们可以踏着它的骨骸下去。”

我往下方望了望,在这冰川之间,竟有一条巨大的妖龙龙骨外凸其中,我们应当可以顺着它的骨骼往下前进。

“到了冰窟之底之后呢?”韩姑娘也望着下方问道。

“先沿著冻结的冰川前行,再从西北方壁上的岩洞出去。根据古籍记载,那里有条天然的岩缝通往「冰华之林』,从那里往九地之渊的路会比较好走些。”

我望见了最下方有一处比其它地方明亮的地方,想必就是紫枫姑娘口中的岩洞了。

“此地灵气弥漫,似乎仍有众多妖魔在此徘徊,大家可要小心点。”真胤大师提醒道。

我点了点头:“真胤大师说的是。咱们这就下去吧! ”

于是,我与夏侯兄打头阵走在最前面,上官大哥由于怕高,与之前受重伤的鲜于前辈一起,由真胤大师护着走在最后。期间虽有数只会飞的妖魔侵扰,却也都被月儿与夏侯兄的法术以及韩姑娘的刀轮所逼退。下到谷底后,脚踏实地的上官大哥终于得到了释放,才缓了一小会儿就恢复了斗志,直接冲在了队伍的最前面。大伙儿一路扫平挡路的妖魔,顺利地来到了洞口。

感受到了周围凛冽的冻气,紫枫姑娘不禁叹道:

战棋游戏《天地劫:神魔至尊传》·终章:破蚩尤殷封定终身


03 千幻华舞

地界不同明界,内部环境可谓是变化无常,周围的光源种类也是五花八门,这也导致了我对时间无法保持足够正确的判断。幸得紫枫姑娘见多识广,对时间的感知可谓是精准至极,才让我们所有人能在正确的时间得到充足的休息。

经过大约两日的行进,大伙儿一路披荆斩棘,终于来到了玄海之底;最可喜的是,同伴们身上的伤势也在紫枫姑娘与不净前辈的仙法治疗下全部痊愈。

“哗,好漂亮的地方!这里是……”月儿望着四周的景色不禁开心地问道。

上官大哥也摸着下巴问道:“这儿不是玄海之底了吗?怎么四周还这么亮?”

紫枫姑娘立马答道:“这里本是环绕玄海周围的巨大冰壁,后来在一次地震中崩毁,冰柱断折之后的平台碰巧成为通往玄海之底的捷径。由于地界灵气多年来沉积于此,冰壁上尽皆凝有一层灵结晶霜,这灵晶自体会发出微光,正好把此地映得十分明亮。”

我也不禁叹道:“天地万物之奇,果是出人意料之外。我本担心越往下走会越暗,岂知到头来全然不成问题。”

上官大哥见着一片明亮的环境也是心情高兴,笑道:“那不岂好,咱们快趁这机会通过这里,否则此地呈狭桥之势,要是被敌人两侧夹击,那可大大不妙。”

但真胤大师已经祭出了两名式神,对我们指向远方说道:“来是不用急了,前方冰面上已有大批妖魔蠢动,想来是被蚩尤复生所凝聚的妖气所吸引来的。想要顺利通过此地,恐怕一场大仗在所难免。”

大伤初愈的鲜于前辈走上前来,拍着上官大哥的背说道:

战棋游戏《天地劫:神魔至尊传》·终章:破蚩尤殷封定终身

“哈哈哈,那成什么问题!”上官大哥说罢便和鲜于前辈冲了过去。

我笑着与众人点了点头,便各司其职地加入到了战斗当中。奇怪的是,我发现这玄海之底的妖魔虽然数量众多,但它们却犹如失了魂一般,完全没有任何战斗欲望——只要我们不离得太近,它们甚至懒得理睬我们。

因此,这场战斗比我想象中简单了许多,妖魔犹如僵尸一般没了战术与阵型,不一会儿便被我们给歼灭殆尽。

最后一只妖魔刚被我除掉,身旁的月儿却抱着头蹲了下去,口中还喃喃自语道:“……咦!这脉动……莫非是……”我连忙过去护住她道:“月儿,你觉得哪里不适么?”

月儿回道:“不,我没事。我想……那是蚩尤。它的的双魂在呼唤着我……走吧,它已经离我们不远了。”说罢便扶着我的手臂站了起来,正欲与我一起前行,却发现上官大哥在远处对着我们一脸坏笑。

我俩只得各自收回手来,相视一笑。


04 冰狱绝剑

“啊……那是……”

又经过了一日一夜的行程,我们终于通过了玄海之底,进入了一片幽暗之处。周围阴冷潮湿、幽暗无比,前方那片冰地上的光亮则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所有人视线的焦点。

蚩尤遗骨的上半身矗立在那片冰地之上,它曾经被封印在各地的头部与双角,如今也已重新归位。

蚩尤的双眸虽无眼珠,却如火炬一般熊熊燃烧;双目之间的红色宝石,也闪烁着凶煞的血光;两扇巨大的肋骨包围着一个发出耀眼光芒的核心,从中散落一地血脉,铺满了整个平台;两只手掌当中,更是燃烧着一蓝一红两股火焰。

过于震撼的画面让大家一时都无言,直到上官大哥打破了沉默:“我的天!那就是魔神蚩尤?真没想到竟然如此巨大!”

蚩尤不仅身躯巨大,周围更是散发着剧烈的邪气。月儿毕竟作过蚩尤的凭体,对这股邪气是再熟悉不过,便道:“那确是蚩尤没错。我可以感觉得到……它正看着我们。”

战棋游戏《天地劫:神魔至尊传》·终章:破蚩尤殷封定终身

燕小妹子也不免被吓得躲到了紫枫姑娘的身后道:“哇,好……好可怕!”

紫枫姑娘安抚着燕小妹子,并轻皱眉头望着蚩尤说道:“九地之渊,它果然是在这里休养生息。九条流经玄海的冰川集结于此,玄海最深处的阴气集聚之所,难怪在短短时间之内,它就已经复生到这等程度。照这样子看来,一旦昊荧进入天顶,它不用半年就能真正复活。”

我接话道:“今日咱们若不能在此将蚩尤真正消灭,只怕人间随即会毁于神魔间的战火……”

紫枫姑娘摇了摇头,对我解释道:“不,蚩尤是能与天帝争锋的太古魔神,世上是没人能真正消灭它的。咱们能做的就是趁它的力量尚未完全恢复之前,毁它赖以复生的神体与元魄,逼它退入玄海之底再次沉眠。虽然它能再次聚邪力复生,但那也也需近千年的时间…… ”

紫枫姑娘话音未落,整个空间中却传来了低沉且沙哑的声音:“……凡俗下辈……就算尔等到得了这里,你们胜得过吾么?”

被这阵声音一震,上官大哥不禁问道:“那声音……那是蚩尤在说话?”

但他的这个问题立刻被那个低沉的声音所盖过:“……三千年了,自从可恨的轩辕黄帝借神剑之力将吾斩杀以来,他裂割焚灭吾体,封印吾魂晶双角,令吾魂魄失去归苏之所,只好在幽冥之间游荡,幸得数千年一回的天机之助,才得以在玄海之中重新凝聚元魄……吾在这三千年间的痛苦与怨恨,加上吾一族惨遭追杀和迫害.被赶进幽都不见天日的深仇,就算杀光这人世上所有的人类也不足为报……经过了久远久远的岁月与等待,如今余等待多年的时刻终于来临……”

鲜于前辈闻言便对着蚩尤怒道:“休想!当年的混沌之世早成过去,像你这样的邪神如今已无容身之处,你还是乖乖地回到幽冥中沉眠吧!”

“哈哈哈哈……不知死活的低俗下辈,也敢向吾狂吠……如今轩辕黄帝早成黄土,神剑的继承者真力未成,既使有神剑在此也不足为惧。今日就先拿你们来血祭,顺便也为今后屠灭人世祭旗立仪…………死吧,这至深至寒的玄海冰渊正是你们最佳的坟场………… ”

鲜于前辈一举自己的巨剑叱道:“嘿,要打就来吧!”

在这剑拔弩张的气氛中,韩姑娘却突然提出了大家心中都有的疑问:

战棋游戏《天地劫:神魔至尊传》·终章:破蚩尤殷封定终身

上官大哥也赞同道:“是啊!再说这蚩尤躯体如此庞大,咱们要从何打起?”

怎料紫枫姑娘已经为大伙儿祭起了防御阵法,边施法边道:“为了重造肉体,蚩尤已经重聚双魂两角之力,化为它胸口处的殷然金光,那正是它的元神真魄所在。咱们趁着此刻它肉身未复.真魄外露之际,集中全力朝那里猛攻,或许仍有胜机。”

上官大哥立马露出了笑容:“总而言之,专挑那金色光球处猛打就行了。这么说俺就明白啦!”

紫枫姑娘却神色严肃,劝道:“这话说来容易,作来可就艰难异常。蚩尤召出的大群妖魔便不用提了,它手上阴阳两道煞火亦具极强威力,贸然靠近只怕凶多吉少。除此之外,尚不知蚩尤自己还有什么厉害后招,大伙千万不可大意。”

真胤大师也频频点头道:“不只如此,在两处血脉轧结之处似乎生有秽恶魔体,这魔体或具召魔物之能,若依贫僧之见,咱们不妨将之一并除去,以防战中有变。 ”

紫枫姑娘点了点头,回道:“真胤大师此言有理,不过以打倒蚩尤为第一要务,其他的大伙就量力而为罢。”

我拔出九仪天尊之剑道:“不论如何,人世的存灭.天地的命运就看此战了。只要大伙全力以赴,相信咱们一定可以赢得这一仗的!”

蚩尤闻言便幽幽地回道:“……下辈,来吧……让你们看看本魔神的真力…… ”

蚩尤邪气爆满,法术强劲,更有无数妖魔助阵,形势十分险峻。

为了不让妖魔数量进一步增加,我便拜托上官大哥与鲜于前辈一左一右前往真胤大师所述的血脉轧结之处破阵,月儿与夏侯兄紧随其后进行辅助,最后是燕小妹子与韩姑娘,负责清理骚扰他们前进的妖魔。

但蚩尤明显知晓了我们的计划,两只巨掌祭出青赤两团火焰朝着他们砸去。不净前辈早已在我的安排下准备得当,瞬间放出两团不输蚩尤火力的火球与之对撞,使其烟消云散。而早已习惯在前线厮杀的上官大哥与鲜于前辈自然是抓住了这个破绽,一枪一剑朝着蚩尤的双手攻去,意图封住双手的攻势。

怎料蚩尤反应灵敏,火焰还未被不净前辈抵消就早已抬起巨大的手掌朝着二人压去。韩姑娘眼疾手快,使出了一招闪电雷鸣般快速的攻击——【光轮斩】,刀轮刮在蚩尤的左手封住了它的行动。

战棋游戏《天地劫:神魔至尊传》·终章:破蚩尤殷封定终身

上官大哥抓住时机跃于空中,一招【天将奔烈】用神兵·虎咆枪将蚩尤的左手击倒在地。

另外一边,鲜于前辈怒吼一声,高举大剑使出了一招【分天斩】,将其右手向后击退了几分,又跳起来用锁链将其绑住向下死命一拽,燕小妹子立马跟上使出了绝学【辉日圣烨】,召唤出了一位手持宝瓶的仙女,无数光束将蚩尤的右手彻底击溃……原本辅助他俩的月儿与夏侯兄,则伺机绕过双臂,各施术法毁灭了那两个召唤妖魔的肉球。

而我,则早已借着伙伴们营造的机会,跑到了蚩尤的核心面前,使出平生气力使出了一记【飞星神剑】:先用九仪天尊之剑对其进行猛攻,随即释放剑匣内所有的飞剑,全部朝着它的心脏刺去。产生了剧烈的爆炸。

正在我疑惑是否结束战斗了的时候,却见心脏毫发无损地从爆炸中重新出现。蚩尤头部冷不丁地发来了一束炽热的激光,我慌忙用神剑抵挡,却也被击退了很远一段距离。

月儿与夏侯兄也在此刻出现,一前一后使出了【玄凛冰煞】与【九仪焚灭】,一时间蚩尤所处之地烟雾缭绕并无法被看清。但在很短的一阵沉默之后,烟雾中又传来两束强光。我慌忙前去拖住月儿躲避攻击,而夏侯兄则躲避不及,被打掉了左手——还好那只是他的铁爪……

远远瞧见夏侯兄并无大碍,月儿才放下心来道:“奇怪,蚩尤的元魄明明已经伤得不轻,可是这几回的攻击似乎都无法奏效。”

紫枫姑娘解释道:“蚩尤正集中所有力量意守这最后的一点元魄,果然不愧是太古魔神之力,寻常手法只怕是伤不了它的。”

这时蚩尤的四周竟又出现了更多的肉球以及大量的妖魔,大伙儿被群魔给逼退回到了我的身边,望着越来越多的妖魔我便问道:“可是久战绝对不利,咱们该如何是好?”

紫枫姑娘道:“看来得再次借神剑之威,才能予蚩尤元魄最后一击。殷公子,我不敢担保此举必会成功,但眼下似乎只有此法可行,咱们别无选择。”

在这迫在眉睫的关头也只能一试了,我便拜托大伙儿道:“我们毕竟是凡人,面对蚩尤这般的太古魔神时,也只有倚靠神剑之力了。这就交给我吧,大伙设法帮我阻住两翼敌人,让我欺身到蚩尤身前,运剑一击便是。”

伤痕累累的上官大哥依旧笑盈盈地对我说道:

战棋游戏《天地劫:神魔至尊传》·终章:破蚩尤殷封定终身

说罢便与所有的伙伴们一起围成了一个战阵,将我与紫枫姑娘包围在中间,抵挡周围妖魔的侵袭。紫枫姑娘则对我们叮嘱道:“若殷公子一击得手,蚩尤势必溃散,大家得尽速逃往南方入口处会合。”

“明白了!”大伙儿齐声喝到。

燕小妹子对着我就是一招“揽风神行”,我则施展轻功,一跃便来到了高空。蚩尤早发现了我的行动,头部的红色宝石开始聚集着血红色的光束……

但我已无暇顾及蚩尤对我的攻击,只得沉下心来屏气凝神,将真气与意念都集中于神剑,对其低语道:“九仪天尊之剑啊,以神剑继承者之名,予我破冥逐暗之力,慑妖镇魔之威,魂剑相与,共此一击!”

神剑迅速回应了我的意念,浑身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我便孤注一掷地手握神剑朝着蚩尤的核心奔去!此刻蚩尤头部的光束也朝着我袭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神剑身上的光芒突然扩大,将我整个人都包围其中,蚩尤的光束进入这团光芒之后竟然散射消逝了。如此一来我便更加毫无顾忌,使尽浑身力气用神剑狠命往核心内一刺——

之前还会自动痊愈的心脏,此时却在一瞬间停止了跳动,随着一阵猛烈的爆炸化为了碎片。

战棋游戏《天地劫:神魔至尊传》·终章:破蚩尤殷封定终身

处在爆炸中心的我受到了剧烈的冲击,神剑也脱手而去。本以为自己会与蚩尤同归于尽,但此时竟有一个透明的屏障护住了我,机不可失,我立马趁机施展轻功回到了洞窟的南方与伙伴们会合。

看着紫枫姑娘嘴角的血,我突然回忆起了当初在竹林时她用屏障挡住父亲黑色剑气的一幕……我真的……自始至终都被她保护着呀……她捂面不着声色地擦去了血痕,回以我的是一个熟悉且温暖的微笑。


05 劫后逃生

“成了,成了!我们战胜了蚩尤!我们赢了!”韩姑娘已经在一侧开心得蹦了起来,将我从内疚与感激的复杂情绪中唤了回来。

回望蚩尤那边,只见它正仰着头,从口中吐出无数的灵体——感觉像是它的魂魄。那些魂魄围绕在蚩尤身旁游荡,最终消逝在了空中。而蚩尤的身体,则如同被毁的碉堡一般土崩瓦解,浑身的骨架都在逐渐脱落。

鲜于前辈走到我身边重重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大笑道:“殷贤弟,这一剑刺得漂亮!”

“紫枫姑娘,我们这样子…真的算赢了么?”面对蚩尤的消逝,我还有些不真实的感觉,我望着蚩尤向紫枫姑娘请教道。

紫枫姑娘解释道:“蚩尤真元内蕴被神剑所破,它炼聚至今的精魄前功尽弃,复生之事已经无望。想必它现在只想保住最后的一点精魂真魄,先沉入玄海之底蛰伏生息,再慢慢聚炼阴气疗伤复原。”

战棋游戏《天地劫:神魔至尊传》·终章:破蚩尤殷封定终身

“这么说来,咱们只是化解眼前之祸,争取到一些时间而已……难道没有办法永远封印蚩尤?”面对无法彻底消灭它的事实,我还是有些难过,以后的人们,难道也要遭遇如此的天地劫难?

紫枫姑娘回道:“不,这世上阴阳光暗两仪并存,乃是无人能逆的天地之理。蚩尤身为万邪诸暗之宗,它本是不可能被消灭的,再强的封印也不能担保它不会有复生的一天,但这次的伤要花上千年的时间才能疗愈。千年的时间已经够长了,殷公子,咱们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剩下的就交给冥冥中自有安排的天命吧。”

也是……我望了望身旁的月儿,我所能触及的当下,才是我应当珍惜和重视的。我笑着对紫枫姑娘回道:“……嗯!紫枫姑娘,你说得没错。”

一向爽朗的上官大哥不知为何此时沉寂不语,紧皱眉头,突然发现我疑惑地看着他,便问我道:“唉,只是可惜了殷贤弟那柄可以号令神魔的九仪天尊之剑,只怕它就要这样跟这蚩尤沉下去了。难道没有办法将它取回吗?”

原来是因为神剑的事——我摇了摇头,回道:“没关系,就让它随著蚩尤去吧!神剑本就不应为我这等凡俗之人所有,想想这一路来神剑得而复失、失而复得,或许得失之间,都是天命早有注定…… ”

话未说完,突然整个洞窟都开始剧烈地摇晃起来,我连忙护住身旁的月儿。真胤大师问道:“咦,这地震是…… ”

“啊……”紫枫姑娘突然惊道,“想来蚩尤在此炼聚肉身复生,九地之渊早已化成它的胎床,阴髓魉脉遍布冰壁之中,此刻它潜入地底,四壁冰崖遭此大力扯动,只怕不时便会崩毁……”

鲜于前辈一边摇晃着身体保持平衡一边大叫道:

战棋游戏《天地劫:神魔至尊传》·终章:破蚩尤殷封定终身

我突然忆起了来地界时的仙法,便道:“既是如此,由晚辈再念诵一次缩形之法……”

紫枫姑娘打断我道:“不,此刻四周灵障太强,只怕任何飞升之咒都会失效,唯今之计,只有由我念诵天法「遥引天光」,向天界请借神力救我们逃出生天。”

上官大哥也嚷道:“哇,这地震好像越来越厉害了,紫枫姑娘,再不快点的话……”

紫枫姑娘点了点头道:“嗯,大家向我这里靠拢过来。奏请天光,幽僻遥照。移如神瞬,翔掠飞生……”

说时迟那时快,紫枫姑娘话音刚落,我们一行人便腾空而起,正如当初追逐解臾时那般——只是速度更快。周围地界的景色呼啸而过,背后的蓝焰紧追不舍,在这生死关头,我却不由自主地回忆起了一切……

因为夜魑事件而被师父逐出师门的我,在襄阳邂逅了月儿。为了躲避她师兄的追杀,我们在一个雨夜遇见了护送蚩尤左角的上官大哥,由此遇见了劫镖的四邪·高戚,战败后彻底陷入了父亲复活蚩尤的事件当中。这一路走来,喜得许多伙伴的帮助,忧获自己真实的身世,差点失去珍视的爱人,也亲手弑杀了久别的父亲……

命运的洪流推着我向着毁灭前行,我却幸得如此多的朋友相助,坚守了自己守护世界的信念。我望着周围因为速度过快而瞠目结舌的各位,心里有说不出的感激与欣慰。此时此刻,我心存感激万千,却道不出话语一二,再没有比这更奇怪的情感了。

只是沉浸在这奇妙的情绪当中时,一只温暖的小手朝我握了过来。与她的名字中的寒冽不同,她永远都是我心底的那一抹温暖。


06 剑圣道喜

不到一会儿功夫,我们便从天炎岭顺利脱出,飞到了来时的雪山山顶。燕小妹子望着远处的天炎岭嚷道:“瞧,那天炎岭山顶还在冒着烟呢!”

月儿在一旁叹道:“青白色的火焰,那是贲魂之焰。看来九地之渊中必有一番惊天动地的冲荡,只怕整个冰窟都已经崩塌殆尽,蚩尤被埋在万丈玄冰之下,想要复生只怕也很难了。”

真胤大师也应和道:“是的,看来蚩尤肉身溃破之后沉入潭底,不独九地之渊因而崩毁,连蚩尤为重生而摄蕴其内的诸多生魂也一并放了出来,乱窜的魂流与沉积玄海中的灵气冲激之下,一举轰迸而出,其势有如火山爆发一般,著实威猛无比。”

“确是如此。若是咱们再迟得半刻离开,只怕会在坑道中被这股贲魂灵火给摧焚殆尽。如今思来,实在是惊险已极。”紫枫姑娘也是有些后怕的感觉。

韩姑娘用手拍了拍胸口,长嘘一口气说道:

战棋游戏《天地劫:神魔至尊传》·终章:破蚩尤殷封定终身

鲜于前辈此时也安静地看着远处的火焰,喃喃自语道:“嗯,说不定真是如此呢……”

我便对大伙儿说道:“如今九地之渊已经崩毁,蚩尤沉入万年冰川之底沉眠,暂时不会再有复生之虑。加上四邪已除,我爹也已安然长眠,咱们这一番上天下地的历险,似乎也真的告一段落了。”

上官大哥一搭我肩笑道:“是啊!总算可以坐下来好好喝一杯了,打倒蚩尤一事非同小可,更应该要加喝三大坛才对。走走走,咱们去喝个痛快!”

月儿则对其嗔道:“上官大哥,你老是一有闲就想喝酒,庆功祝宴固无不可,但若像你这般喝法,咱们个个都成了酒鬼了。”

我正欲帮上官大哥说说话,但却传来了一阵熟悉的洪亮声音道:“呵呵呵!你们打倒蚩尤,实是可喜可贺之事,喝个两杯庆功祝宴一番有何不可?”

“前辈,您来了!”此人正是一别数日的剑圣·武英仲前辈。

紫枫姑娘对其笑道:“想必你是来报讯的吧!瞧你一脸喜色,想必是有好消息了?”

剑圣前辈哈哈一笑,回道:“是啊!十万天兵刚踏出南天门,就看到千魂灵火从天炎岭冲上九霄,太师等人推卦一算,便知蚩尤已被你们打倒,三神将于是当场收令回师。哈哈哈,看到文武四相那时的脸色真是令人痛快极啦,哈哈哈!”

我还是第一次见剑圣前辈笑得如此开心,世间劫难已暂时除去,也多亏了他的大力相助啊!

紫枫姑娘突然收起了笑容,担心地问道:“人间得免这场兵祸自是好事,不过九仪天尊之剑却就此失落了,他们于此可有说些什么?”

剑圣前辈细心地解释道:“什么御赐神物保管不力啦,藐视天条胡乱施为之类的蠢话自是不少,不过我在天帝面前力言,单单一柄神剑未必能助人世抗邪暗之侵,不如传我天界破魔天法与御剑心法于人世,合千万修法剑士之力,必可防诸变于未然。很难得的是,天帝居然同意了我的说法。”

紫枫姑娘转向了我,回剑圣前辈道:“那么说来,殷公子他……”

剑圣前辈也转了过来,对着我说道:“是的,殷少侠。神剑虽然已湮没于玄海之中,但它仍伴随在你左右,只要心中有念,如同手中有剑,今后我将破魔剑法与御剑心法传你,再由你流传于人间诸法剑派,如此远胜单独一柄神剑之威。这是你身为神剑继承者的责任,可不由得你推辞。”

这突然的天降重任,让我有些反应不及,只得立马抱拳行礼道:“前辈这番好意,晚辈自是恭然领受。只是晚辈愚昧驽钝,不知前辈所传天界绝学能够习得几成,实是惶恐已极…… ”

“哈哈哈,你的本事我很清楚,你就不用多心了。”剑圣前辈过来轻轻拍了拍我的肩,笑道,“殷少侠,待你忙完了之后的要事,我再去传授你剑术心法,在这之前,咱们先去好好喝上一杯再说,就当做是临别的酒宴罢。”

“之后的要事?那是什么事情?”

剑圣前辈转过身就走,边走边说:

战棋游戏《天地劫:神魔至尊传》·终章:破蚩尤殷封定终身


07 各奔东西

那次下山之后,我们一行人一起到了开封城痛饮休养了数日。然大事已定,众伙伴们纷纷心起归乡之念。一路走来,我们互相扶持,自然是依依不舍,但每个人都有自己所牵挂的事情,最终也是各自分道扬镳。

在郊外送走了大伙儿之后,只剩下了我与月儿、紫枫姑娘、还有剑圣前辈四人。

月儿不禁叹道:“唉,这会儿大家都踏上了返乡归途,忽然间变得好安静……”

我的心里也不免空落落的,回道:“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大伙回乡与家人团聚,本是再自然不过的事。封姑娘,你离开本门也有一段时日,为免你的师弟门人担心,你该回磐天岭掌理诸务才是。”

月儿出神地望着远方,隔了好一会儿,才回道:“……嗯,我的确是该回去了。那么……殷大哥,你呢?”

我已被逐出师门,确实也不知道该去哪里,便直言道:

战棋游戏《天地劫:神魔至尊传》·终章:破蚩尤殷封定终身

月儿一听就急了:“这…这怎么成!殷大哥,我以前和你说过的,如果你无处可去,磐天岭随时欢迎你来…… ”

与月儿一起生活的确是我所向往的,但……让我毫无建树地留在四象门……终究让我感觉不是滋味,便回她道:“多谢封姑娘的好意,但这种事情,恕我恐怕无法答应……”

“可是,可是……”

月儿话音未落,剑圣前辈突然笑起来了:“哈哈哈,小姑娘不提,我倒差点忘记了。殷少侠,要浪迹天涯还不急在一时,在这之前你得去一趟忘剑峰才行。”

“……忘剑峰?前辈的意思是,要我回天玄门么?”

剑圣前辈摸摸胡须,意味深长地回道:“总而言之,那里还有些非你不能处理的事情,反正你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

我想了想,也的确该把所有事情向师父说来听听,然后就听天由命吧,便道:“……嗯,如今蚩尤败匿、人间得保太平,此间详情我本应回去亲自向师父禀告,顺便看看本门上下安泰与否。虽然师父已将我逐出师门,我这回就算是回山拜访,师父一向顾念旧情,应该不会为难我才是。”

月儿见我不再彷徨无措,便开心地说道:“这样子很好啊,殷大哥,我陪你去。”

“多谢你,月儿……”

“……跟我客气些什么嘛!”

我正欲领着月儿离开,却想起差点忘了向紫枫姑娘道别,便道:“对啦,紫枫姑娘,你还会回竹林清居吧?在下若有机会路过太原,必定前去登门造访。”

紫枫姑娘仍然面带微笑,却说出了让我意想不到的话语:

战棋游戏《天地劫:神魔至尊传》·终章:破蚩尤殷封定终身

“为…为什么?你要外出远行么?”

紫枫姑娘摇了摇头便低头不语。剑圣前辈在一旁答道:“这意思也差不多。殷少侠,我就老实告诉你好了,紫枫原来是西王母座下侍女之一,因为惹怒了王母娘娘而领受贬下凡间之罚。然而经历这些波折之后,王母娘娘思念起她来,又下诏免去她的罪责。她很快就得回返天界,今后天地两隔,你们怕是没有机会再见面了。”

……!!我料到紫枫姑娘是仙女下凡,却未曾想到竟是王母侍女!一旁的月儿也瞪大了眼睛惊讶得说不出话。

“啊!原…原来如此!怪不得晚辈一直觉得…… ”

话还未说完,紫枫姑娘突然笑着向我道歉道:“……殷公子,对不起。这些事我一直瞒着你没说,望你勿怪。”

这道歉倒弄得我甚是不知所措,便回道:“哪里,这一路上全赖你的睿智博识指引,咱们才能顺利完成此行。只是有时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为何你知道这么多天上地下的事情,原来这乃是天人之识,我早该想到的。不过这么说来,莫非前辈您也是…… ”

“哈哈哈,当初她就是因为在王母娘娘面前替我辩护,才一起被贬下凡尘,算是受了我的无端牵累。如今她得能回返天宫,我算是了了一桩心事,少了一桩罪业,也不枉这些日子辛辛苦苦替你们到处跑腿了。哈哈哈哈!”看来能避免人世间的一切被毁灭,剑圣前辈是真的很开心。

紫枫姑娘继续说道:“如今诸事已了,我马上就得奉旨回宫了。殷公子,和你一起历险的日子,我会永远记在心里。即使今后咱们分处天上人间,纵然不能真正聚首,但时而翘首遥望、在心中传思寄念, 或可灵感相通也说不定。”

剑圣前辈向前迈了一步,对我和月儿说道:“时候也差不多了,咱们就在这里分手吧。殷少侠,封姑娘,咱们下回见了。”

紫枫姑娘也说道:“殷公子,多自珍重……”

说罢二人便消失在了我俩的眼前……


08 神魔至尊

思绪又回到了磐天岭来,望着眼前的美景,我与月儿细数着大伙儿最近的情况。

通过书信来往,听说上官大哥因为韦统领的保荐,早已高升为了一等武官。不过他不拘小节与大大咧咧爱喝酒的个性,却没有丝毫的改变,经常写信邀我去京城与他一聚。

战棋游戏《天地劫:神魔至尊传》·终章:破蚩尤殷封定终身

燕小妹子曾来磐天岭拜访我们,月儿也邀她在此地长居,但她却执意与教我剑法心法的剑圣前辈一同离去,前辈似乎也没有拒绝之意。她来信说,二人游山玩水,共赏天下奇观胜景,好不快乐。

战棋游戏《天地劫:神魔至尊传》·终章:破蚩尤殷封定终身

在为她与前辈开心的同时,我却又想到了紫枫姑娘,每每见她望着剑圣,眼神中都有说不清楚的情愫蕴含其中,不知她现在在天庭又过得怎样……

战棋游戏《天地劫:神魔至尊传》·终章:破蚩尤殷封定终身

鲜于前辈早已回到了故乡,守着家人的坟地。据说他的血锁链诅咒已被解除,终于不用在杀戮中生存了,真是替他感到开心。

战棋游戏《天地劫:神魔至尊传》·终章:破蚩尤殷封定终身

真胤大师也回到了自己的国家,据他信中所说,此番来中原与我们的冒险,让他过去的业障也有所告偿,他每日都在寺庙中遥望高野山晨雾中的佛殿飞檐,内心充满了宁静与喜悦。

战棋游戏《天地劫:神魔至尊传》·终章:破蚩尤殷封定终身

韩姑娘来过磐天岭与其兄相会,之后便回了岭南老家。她在老家开了一个武学馆,誓将自己的刀轮武学发扬光大。

战棋游戏《天地劫:神魔至尊传》·终章:破蚩尤殷封定终身

不净前辈飞回了终南山飞霞洞,过着自己逍遥的散仙日子。偶尔酒兴大发,也会来信祝愿我和同伴们都平安喜乐,子孙满堂……哈哈哈,真是个可爱的人。

战棋游戏《天地劫:神魔至尊传》·终章:破蚩尤殷封定终身

除了回到天界的紫枫姑娘,唯一没有与我有任何联系的只有夏侯兄了,除了知道他去了西域外国之外,再无任何音讯……

战棋游戏《天地劫:神魔至尊传》·终章:破蚩尤殷封定终身

如今,能在此亭望着美景,与月儿一同赏花忆事,实在恍如一场梦。此时此刻,只愿我能守着月儿,永远相依相偎,再也不分离……

战棋游戏《天地劫:神魔至尊传》·终章:破蚩尤殷封定终身

战棋游戏《天地劫:神魔至尊传》·终章:破蚩尤殷封定终身

文档下载: W 导出为天地劫神魔至尊传结局(超详细终章剧情分享).doc

本文内容,主要来源于互联网,只提供游戏资讯攻略分享,不提供游戏服务!若对文章有疑问,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地址: https://www.jinshigame.com/yxgl/2904.html

本站只提游戏攻略以供大家参考,不提供任何游戏服务,请避免上当受骗!

©2021. https://www.jinshigame.com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 京ICP备17000071号

网站地图